您现在的位置: 赣南堪舆学术网 >> 风水典著 >> 阴宅风水 >> 正文
 
阳宅风水
阴宅风水
罗盘风水
风水择日
普通文章杨公入坟断
普通文章穴本天成
普通文章相形穴法真诀
普通文章风水学常识
普通文章风水分针要注意的几个问…
普通文章寻龙要诀
普通文章安鎮符咒的利用與風水信…
普通文章洛書河圖精義
普通文章青烏先生葬經
普通文章秘传形峦断
普通文章风水踪真
普通文章寻龙法详论
 
阴宅风水
穴本天成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69    更新时间:2017-4-11
 

穴本天成

     《雪心赋》云:“穴本天成,福由心造。” 这句“穴本天成”是什么意思呢?明代大地师徐试可注释道:“穴钟山川之灵,自有一定之所,非人力私智所为,是谓天成。”意即龙穴是天造地设,自然形成的,非地师可以任意圈点或人力可以制造的。正如人体的经络穴位一样,与生俱来,天然生就,不是针灸师说哪就是哪的。所以,《雪心赋》又说:“若有生成之龙,必有生成之穴。”曾文辿《寻龙记》云:“真龙泊处好山峰,八卦自然通;好地自有天然穴,六神(纳水法)是闲说。”蔡牧堂《穴情赋》也云:“凡点穴,看自然,自然穴法是真传,若加娇柔些儿力,即是贪财损寿元。”

    既然穴是天然生就的,那么向呢,是否也是天然生就的呢?这关乎到风水学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即:理气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假设穴位之向不是天然生就的,那理气的作用就会很大,地师可以用罗盘将四周的好砂好水都按吉位装点,要谁发财就发财,要谁当官就当官,要三元不败就三元不败。但既然穴是天然生成的,那么穴向也就该是天然生就的啊,大自然是不会整个半拉子产品在那儿的,除了后天的破坏。倘若穴向真的也是天然生就的,那理气的作用就微乎其微,近乎毫无作用了。因为穴和向既然都是天然生就的,地师便只要找准穴位,看准其自然朝向,依法扦葬即可,无需手捧罗经在那里合卦定向、拨砂消水。

    在风水界,几乎所有的地师都宣称自己是杨公传人,那我们就看看杨公风水早期传人是如何立向的。杨公《疑龙经》论立向云:“朝山最足证龙穴,不必求他玉尺量。正穴当朝必有将,有将便宜对为向……穴法至多难具陈,识得龙真穴始真。真形自是有真案,识得真形穴穴新。”其所附“断制斜言”又云:“若是真龙正穴时,朝入自然皆为吉,唯恐龙虚穴假时,虽合天星也无力!” 徐善继《地理人子须知· 砂法》也说:“既生成之龙穴,必有自然之朝应。”意思很清楚,只要寻得真龙正穴,则自有真朝真案,八卦自然通,砂水自然吉。有自然之龙,便有自然之穴,有自然之穴,便有自然之向,有自然之向,便有自然之案、自然之朝,而这真案真朝便是真龙真穴的天然之向,根本用不着拿玉尺或罗经去找向。倘若龙虚穴假,纵然朝案砂水都与天星卦例相合,也都是不起作用的。

    杨公与曾文辿的《三十六问答诗》云:“问师卦例是如何,穿凿功夫巧作为,若是真龙并真穴,自然造化合天机。”瞧,杨公很轻蔑地说:卦例都是些行奸弄巧的穿凿功夫。如果是真龙真穴,朝案砂水便自然会与穴相契合,也自然符合天机,如果用罗经来合龙装卦,那就不是自然的了,从而也是不合天机的。

    大家都知道,杨公葬法就是著名的倒杖葬法。这种葬法具体是怎么葬怎么立向的呢?请看杨公《倒杖法》所附《天宝经诗诀》:“个字球檐水贴身,荫腮三会知浅深,向坐只明三合水,会须此法值千金。化生脑盖要分明,八字从来大小分,个字三叉横外气,球檐内气莫锄深。”

    徐试可注释道:“上如球之圆,即穴顶之微起脑,真气由此而化生,故一名球,又云化生脑也。下如檐之滴,即穴下之合水处,所以聚穴内生气,故一名檐,又云小名堂也。盖者穴山之顶,即盖穴也。球即分金。檐即合金。两旁荫腮水即为夹金。古云四金证穴,此之谓也。上枕圆,即为坐。下对尖,即为向。古云个字三叉寻坐向,生成不用使罗经者,此也。”这段文字说明:真龙正穴都有四金印证。这里虽有分金合金之语,但绝非罗经上的六十甲子分金!这里说的分金,是指来脉结穴处有如球状之苞节硬块,即化生脑,水从此处呈八字形两边分流而下。这里说的夹金,是指穴位两旁夹拱穴位的荫腮水。这里说的合金,是指穴后分水到穴前聚合,也叫三合水。“坐向只明三合水”的意思,就是坟墓的坐向只要以穴前小名堂的三合水为准线就行了,因为三合水是天然生成的,故而穴向也是天然生成的,罗经在这里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说“个字三叉寻坐向,生成不用使罗经”。如图所示:

再看杨公正宗传人刘江东所著的《天宝经葬法》:“倒杖之法要看脉从何来,气从何合。大凡正出正结总有大小八字分三路,谓之三龙,要看中间一股落脉上,细认滴断处。滴断处便是小八字。球圆处为阴。下有两边虾须水送到脉下合,谓之葬口。尖处为阳。上出者,上有三分,谓之三阴从天降。下有三合,谓之三阳从天升。穴之附者,上要取第三分球檐滴断处,正立一标准。下取一合水坐处,正立一标准,却将一线立于两准头上,便是深浅定向之法……穴若抑者,却将一杖从小名堂正立一标准,以一线系球檐标准之上,却将前标准线与上面球穴看上线一同牵过为定……又将一线横牵两边鱼鳃发水处下约二尺,两边各立标准,便是十字开圹,要在十字之中,便是枕龙之法。若是高了一尺,烂了上截,低了一尺烂了下截。若定了高低尺寸,又要看情分厚薄。倒杖放棺,头正枕球檐,不斗不脱。若是偏归左边,黑烂;若是偏归右边,白壮。若是得名师指示,得前亲后倚之诀,为人十葬,万无一失……棺头正枕球檐下,不斗不脱,谓之后倚;棺脚要对其二水合处,要知生死为的,中正无偏者,谓之前亲。”

    刘江东在这里详细介绍了杨公倒杖立向的具体方法。其法是在化生脑处牵一根直线至葬口第一合水处,再牵一根横线在穴位两边的鱼鳃下约二尺处,棺木便放在中间的十字天心处,上枕球圆,下对水尖,不斗不脱,不左不右,不上不下,中正无偏。很清楚,此法立向只要求上对球圆,下对水尖,不左不右,中正无偏就行。这就是刘江东“自誓千金而不传”的“为人十葬,万无一失”的倒杖葬法。既然上对球圆,下对水尖是定向的固定法则,而这水尖又是天然生就的,哪还用得着风水师拿着罗盘来寻找坐向吗?还用得着考虑龙向水是否三合、零正神是否颠倒等问题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如若不信,我们还可以看看由杨公——曾文辿——刘江东——谭文谟——谭宽——刘伯温这样一路秘密传承下来的《地理真实一粒粟》:

    诀云:“到穴星辰块硬生,球簷相似穴天然,肥圆融结宜端正,葬口生来在面前……球簷之下略生窝,葬口原来正是他,此是天然真正穴,就中倒杖岂差讹……前对合襟是接迎,合襟前对曰前亲,必端必正无偏倚,此法原来世罕明。”

    看啊,这里说的跟刘江东所说的完全一致。穴是天然生就的,葬口也是生来就在面前,朝向只要对着穴前的合襟水就行,而且还要“必端必正无偏倚”。这种方法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世间一般的地师是不明白的。一般的地师只知道拿着注满了奇文怪字的罗经在这里一量,那里一量,说什么要“龙合向,向合水,水合三吉六秀位”,要“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要莫犯空亡线,莫犯五黄煞,莫冲太岁方,莫冲仙命等等,其实这些都属于杨公所说的“穿凿功夫巧作为”,都属于曾公讲的“闲说”。如果我们按照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去立向,就做不到“必端必正无偏倚”的对准穴前合襟水,从而会破坏龙穴的天然朝向,犯下斗脉、脱脉或锄破牛角砂的大错,所谓“穴吉葬凶,与弃尸同”,说的正是这种情况啊。

    如若还不信,那我们又看看杨公的另一位真传弟子胡矮仙是怎么说的。胡矮仙的《至宝经》第九章“明倒杖立向”诀云:“脉来尽处已成穴,倒杖明堂前后别。后头标准在中央,前面看水何处合。若处便是立标竿,挂定线兮为正脉。断然不用使罗经,天地生成一定法。”矮仙自注曰:“此言立向之法,於明堂水合处装标准,又于穴中央装标准,再用线一牵,则天地生成之向自不容移。故不必罗经而自然默孚其者也。”意思再也清楚不过了,立向就是朝着穴前水合处,这是天地生成之向,此向是不容偏移的,既然不容偏移,那就用不着罗经来定向,故而胡仙斩钉截铁地说:“断然不用使罗经,天地生成一定法。”很显然,杨公所传的这种葬法,正是蔡牧堂所说的“若加娇柔些儿力,即是贪财损寿元”的“自然穴法”。

    我们还可以看看杨公传人廖瑀的《杨公穴法心境》一书,很容易发现,其所言葬法跟刘江东、胡矮仙的均属一脉传承的杨公自然穴法,只是阐述得更细致更精微罢了。廖瑀在论“四真穴”时说:“寻龙第一要尊星,送在朝回穴自成,龙脉分明砂自好,有情有意转头迎,砂回水亦随砂转,不使罗经亦利贞。九曲之玄三合会,自然天使作公卿。”意即只要龙真穴的,砂水自然有情有意,不用罗经合龙装卦也吉。至于如何拨砂消水,廖瑀《泄天机》的拨砂消水歌诀云:“龙若住时砂有情,不住乱纵横。穴若正时砂效用,不正自飞动……大抵砂形不须泥,有情便为贵。纵饶秀丽更尖圆,无意亦徒然。此是拨砂真妙诀,莫与时师说……”“寻龙点穴须仔细,先要看水势。若是龙住水聚堂,不聚乱茫茫。穴落止时水便聚,不止迢迢去。”意思非常明白:只要找准真穴,砂便自然有情,水便自然停聚,也都能为我效用。只有在龙虚穴假时,砂才飞动纵横,与我无情,水才迢迢奔去,不为我用。这里虽说“拨砂”、“消水”,实际上并没有人为的去拨去消,故通篇找不到如何使用罗经拨砂消水的片言只字,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穴正砂自拨,水自消,穴不正则拨也无用,消也枉然。

    还有,刘敦素的《金涵赋》所言葬法也属于杨公倒杖葬法。其“倒杖标准章”云:“倒杖葬法,不问是何星辰,只看到头大小八字分明,切要入手一个毛檐合襟,真正看定真假了,然后以手中所执之杖放在葬口之中,上对毛檐,下串定大小八字下封合襟,便是向。不用罗经,随其得何向坐,切不可信诸般宗庙等卦消水,有误大事。又不可贪爱前山有垂气脉。若偏左边,则白蚁从右脚入材跟。从左,头矣。左右皆然。切要依脉络下,万无一失。”作者在此直泄秘法说:上对球檐,下对合襟,这便是坐向。而且要“随其得何坐向”,即天然是什么坐向,就随其立什么坐向。切切不可相信各种理气之说,合什么龙,装什么卦,纳什么水,消什么砂,那样会误大事的!只要认定真穴,“依脉络下”,就会万无一失。

    另有谢和卿的《神宝经》,其葬法也为杨公倒杖葬法。谢氏曰:“不问阴阳坐向,板脚定对蛤尖。”谢氏自注道:“不问阴作阳作,坐某向,其棺之板脚定对蛤尖,即合襟处,此倒杖法也。”又曰:“穴泥星辰,岂能移其板脚。”谢氏注解说:“星辰,罗盘方位之星辰。今人泥此点穴,岂知生成之穴,板脚定对蛤尖,岂星辰之所能移哉!”谢氏毫不含糊地指出:不管具体是什么作法,棺材板脚一定要对着穴前两水合襟处,什么星辰什么卦例都不能改移这天然坐向!谢氏严斥诸家理气之说,曰:“尝观择地之要,必当明理为先。故知旁道支离,遂使正宗湮没,或用针盘而定坐向,或执卦例而谈吉凶,何殊胶柱调絃,刻舟求剑!”

    此外,我们从可以孙伯刚的《璚林国宝经》中看出,其定向法也为正宗的杨公天然穴法。书中说:“定向坐之法亦就葬口上立标竿,对明堂前将小绳牵至下面三叉合水处为准。认阴阳以定远近分合。如阴来以第二合交腮水合处为向坐。阳来以第三合金鱼水合处为向坐。乃天造地设一定不易之法。虽有奇踪怪穴,万状千形亦不能出此规矩之外也。”作者在此既说明了以穴前合襟水定向“乃天造地设一定不易之法”,又说明了这种天然穴法适应于一切穴场,即使是奇形怪穴也不例外。作者在此书结尾时还郑重告诫后学者:“世俗赃术,多因针盘以定向坐,指卦例以言吉凶,此大谬也。学者其慎之哉!”

    所以,杨公弟子黄妙应在其《秘传三字经地理书》里“论卦例之非”云:“卦为宗庙误人多,无龙无穴事如何。任你装成天上卦,自然家计落倾波,时师爱把九星轮,尽说贪狼武曲尊。不识土牛真妙诀,十坟不得一坟真。山如笔笏休装卦,水倒之玄莫问星。外内明堂皆有聚,休寻卦例费推详。”

    所以,许太华的《太华经》说:“何用天星何用卦,水金定穴此言差,禄马贵人催官说,到头终是败人家。宗庙卦书何足用,阴阳剪水是虚花,千般卦例不须看,九星不必指头加。”

    所以,徐善继兄弟的《地理人子须知》一书将三合、星卦等说一概斥之为“外道”、“邪术”,大批其谬,

    所以,孟浩天的《地理辩》云:“……罗盘必一怪物,而用罗盘者必一憨人矣!山灵有知,自当为之耻笑。”

    所以,《雪心赋》说:“何用九星八卦,必须顾内回头”,“三吉六秀,何用强求,正穴真形,自然默合”,“水若屈曲有情,不合星辰亦吉;山若欹斜破碎,纵合卦例何为?”作者反复强调不用九星八卦,只要砂水顾内有情就行。并说三吉六秀也不是人为装点的,只要穴正形真,自然便会默合三吉六秀。山若秀丽顾穴,水若屈曲有情,不合星辰卦例也吉。若是形坏穴假,纵合星辰卦例也凶。可见啊,龙穴砂水向无一不是天然生就的,不是任由地师拿着罗盘来选择的。《雪心赋》一语醒世:“既明倒杖之法,方知卦例之非。”既然我们正真明白了杨公的倒杖葬法,便知道什么七十二龙、六十四卦之类的理气之说全都是缪误了!对于龙穴砂水,我们只要知道大致方位就行了,不仅用不着七十二龙、六十四卦,连二十四山都显得太多太复杂了。所以,《雪心赋》又爆惊天之语,说:“二十四山,山名太杂;三十六穴,穴法何迂!宗庙之水法误人,五行之山运有准。”

    可能有人会问:他这最后一句“五行之山运有准”又是何意?不是某种理气方法吗?不是!因为他刚刚才嫌二十四山太杂,骂三十六穴法迂腐,斥责宗庙水法误人,又怎么会自相矛盾的转谈理气呢?这里所说的五行山运,就是《雪心赋》前文所说的“木之妙,无过于东方,北受生而西受克;火之炎,独尊于南位,北受克而东受生。先破后成,多是水来生木;始荣终滞,只因火去克金……”这种五行山运只要能识别峦头星体的五行属性,知道东西南北的大致方位即可,与飞星、翻卦、三合、三元玄空之类丝毫不相干。

    当然,寻龙难,寻穴更难,故而地师才有“三年寻龙,十年寻穴”之浩叹。虽然说每一个真穴均有四金印证,似乎可以一找一个准,但实际上这四金并非都是很明显的砂水,虾须蟹眼,蝉翼金鱼,听名字就知道这都是些很细微的东西。刘江东“下手口诀”云:“要于坟前回首望而定之,看其依稀彷佛,似有似无,不必泥其形象太真者,为得之矣。”可见,穴场的四金形象不是很真确的,而是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的。故而,缪希雍在其《葬经翼·察形篇》里说:“非聚精会神、合光洞视者莫能察见也。”

    不仅如此,更令人头大的事情是,本来就在隐约微茫之间的原生态穴场,其中很多又遭到了这样与那样的破坏,或牛羊践踏,或人工开垦,或修筑损益,或锄掘增减,使三分三合之势不复存在,使蝉翼金鱼之形更不可察,这让寻穴变得难上加难了。针对这个难题,先师们发明了许多证穴方法,如来龙证穴、过峡证穴、乐山证穴、缠护证穴、官鬼证穴、龙虎证穴、名堂证穴、曜星证穴、唇毡证穴、朝山证穴、水势证穴、四登证穴、十登证穴等等。实践证明,只要是真龙真穴,便能通过这些方法得到应证。换句话说,这些方法对找准穴位和正确立向确实具有很大的辅助作用。

    然而,饶是如此,寻穴还是风水术中最最顶尖的技术绝活,至今也无人能达到百发百中的理想境界,即便是个中老手,也不乏走眼的时候。譬如名师董德彰为婺源倪御史葬祖墓,见一处来龙甚好,星辰尊重,龙虎缠抱,中间一脉垂乳,董师先是在其天穴上扦坟,向迎前朝特来之河水。谁知葬下后倪家连连失利,他分析原因可能是找错了穴位。于是,他又在天穴下面一点的地方点地穴,仍然朝向特来之河水,但迁葬后,倪家还是处处不顺。他怀疑还是没有找到真穴,便又登山详察,最终发现原来这个垂乳只是真穴右方的白虎砂而已,真穴就在这个垂乳和左方青龙砂里面的一个闪乳上。于是,他再迁倪家祖墓于此,葬后倪家即有人考中进士,随后又连续有两人中了举人,倪家一时骤发。

    议论至此,我们已然明白杨公的葬法其实就是自然穴法,穴是天成的,向也是天成的,一切都是天造地设自然而然的,根本用不着三元、三合等诸般理气方法,甚至连罗经都用不着。倘若我们不顾天然的穴向,硬要将龙穴砂水刻意配置在罗盘的吉星吉位上,这样做的结果只会破坏天然穴场,从而达不到通过风水荫福子孙的目的。如果说罗盘理气多少有点什么作用的话,顶多也只是在推断吉凶属性与应期方面有一点点辅助性的参考作用,仅限于此,别的用处是绝然没有的。

    有人会想,大家不是一致都说“峦头为体,理气为用,两者不可偏废”吗?那么,就请听听清代地师孟浩天先生的一段议论吧,他在其《地理辨》中说:“今术家咸谓峦头为体,天星理气为用。总由惑于方位之天心与方位阴阳之理气,故以体用之分耳。殊不知阴阳五行之理气,即寓于峦头之中,非峦头之外又有理气之说也。谢双湖云:‘阴阳五行之理气,不可见而见于峦头之形,形即理气之著也。’故览峦头而理气可知。至于天星者,盖谓阴阳五行之气,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星之所临,地之所钟,上下相感而知。如下有将相之地,则上必有将相之星应之。非若方位家以亥为天皇,艮为天市之类也……后之君子,当惕然猛醒,专心致志熟审峦头,毋惑乎方位之天星理气,执定罗经,非份推求,反失真地之吉,而受假地之凶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联系电话: 0797-8403418           手机:18679705103            1376393463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江新区赣江源大道-红都大道交汇处星海天城三栋508室   邮政编码:341000 
 Copyright @ 2005-2016  赣南堪舆学术网 版权所有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103号
 邮箱:375211918@qq.com    ydgzcrc@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10002162号-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