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赣南堪舆学术网 >> 杨派风水 >> 学术文摘 >> 正文
 
杨派经著
学术文摘
普通文章古杨公风水分金真传
普通文章杨公风水论六十年二十四…
普通文章杨公挨星真玄妙,巧布风水…
普通文章杨公养老看雌雄
普通文章先看金龙动不动,次察血…
普通文章天机出煞赋
普通文章廿四山七十二局
普通文章地理三字經
普通文章地理大全辑要
普通文章葬书》三篇本(《四库全…
普通文章曾文辿寻龙记 上下篇
普通文章李淳风《藏头诗》
 
学术文摘
《葬书内篇》白话解读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395    更新时间:2012-10-17
 

《葬书内篇》白话解读

 陈荣昌

[原文]葬者,乘生气也。

[解读]安葬的根本在于天地间生生不息的元气,所以在安葬之时,便需要凭借这一元气的能量来选择合适的地方。

[原文]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解读]五种元气在天地之间运行变化,它发散开来,便能够产生出宇宙间的各种事物。五种元素是由阴阳之气生化而来的,它对应的便是天地间的五种基本物质,通常被称为五行,即金、水、木、火、土五种元素。所以也可以将这五种元气称为五行之气,也就是生气。一元之气分离变化为阴阳两气,再细致分别为五行。它虽然在虚空中运行,但是根本却是产生于大地之中。元气运行变化则生世间万物,汇合之后便凝聚为天地山川。这里所说的生气凝聚和融合,便是阴阳二气和五行之气之间通过精微和合后而产生的。

[原文]人体受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解读]人的形体灭自于父母的恩泽,父母的葬地得到了生气,子孙后代也会因此得到荫庇。父母的骨骸是子孙后代的根本,子孙的身体就像是父母身上的枝分,它们同属于一种元气,自上而下,相互庇荫,就像是一个树干连接着很多树枝一样。所以宋朝的哲学家程颐说:在对一个宅地的风水进行勘察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它其中细微的迹象。也就是对宅地的好坏进行分别,选择一个好的宅地会使得神灵有一个安居之所,有利于子孙的兴旺。如果再对它的根本进行相应的培植,则可以使得后世的繁衍更加昌盛,这种道理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选择一个不好的宅地,那么它所起的作用便会相反。理学家蔡季通曾经说过:生存和死亡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但是它们发生的根本都在于元气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以不论是生是死,都会在暗中与天地阴阳相通。假使找来一个暴露在荒理之间的人骨,将活人的血滴在上面,如果血渍渗入了骨头之中,那么它们这间便有亲缘关系,使可以相信尸骨得到了生气荫庇,活着的人能享受福德这种说法了,这不用经智慧这人指点也能明白。如果说是领养别人的孩子,并非自己亲生骨肉,或是僧道之人,其嗣续也不是亲生,那么这样还能有荫庇吗?这就是没弄清人心之间其实是通过天地之气相联系的,心才是气的本体,所以如果两人的情义相通,那么他们之间的心气也会相通,如果两人的情义断绝则福荫也会就此断绝,所以说继母对于自己所养育的孩子会有所庇荫,养子的亲生母亲也会对自己的孩子产生影响,这就像是山泽之中的野草和虫子一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原文]《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解读]经书中说:天地之气相互交感,进而会产生对应的作用。如果人得到好的感应,便能享受到福德,如果得到不好的感应,则会招致灾祸。父母和子女本来就是一种元气所生,他们相互之间通过超自然的力量进行相互感应,以传递吉凶祸福的信息。所以天底下有名的墓穴到处都是,但都是有真正的龙气兴起,迢迢百里,或数十里以赴,最后结成一个龙穴,龙穴的前方,峰峦叠嶂,山水环绕,在它的后方呈现出奇特的景象,地势如游龙回环包围,砂形和水势聚合自如。当选定了有利的地形和宅穴之后,就将山川之中的灵气,以及天地间的精华都凝聚在其中了。如果窃取了天地间的精气,又得到了山川之中的灵气,将已过世的父母的骨骸埋藏在这种风水相互融合的地方,也将子孙的孝心寄托在这里,因为有心灵之间的相互感应,所以父母所葬之地便能够影响到后世子孙的福德。因此可以知道,人心与元气之间是相互贯通的,而元气又与天地相互贯通的,将人心和山川之中的灵气进行相互融合,便可以发出神气,并将其作为后代生生不息的源头,而其他诸如富贵与贫贱,长寿与短命,贤德与愚昧,漂亮与丑陋也都是与此密切关联。而且所生之象也是山川的美丑相互对应,如申不害生于嵩山,在尼丘则生了孔子,这些也并非都是偶然的。所以说,择地而藏并非埋葬骨骸,而是埋葬人的心灵,并非山川有灵气,而是因为人心灵的缘故。在世间,往往有些人将亲人的骨骸丢弃在水火之中而并未产生相应的福祸报应,大多是因为这些骨骸和其中的灵魂已经分离。

[原文]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

[解读]所以说,位于西山蜀的铜山如果崩塌了,位于东方未央宫中的铜钟也会得到感应,而产生鸣响。在汉代的一天,未央宫中的铜钟,没有原因地自己开始鸣响,智者东方朔便说:“这是西蜀的铜山崩塌所致。”没有多久,西蜀果然有人来报,说铜山崩塌了,估计一下时间,正好与未央宫中的铜鸣时间相同。汉武帝便问东方朔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东方朔说:“制造铜钟的铜产自于西蜀的大山,两者的元气相互感应,就像人的身体来自于父母一样。”武帝叹了口气,说道:“事物尚且如此,又何况人呢?过去曾子以孝道奉养他的母亲,曾子出门,母亲咬着手指头想让他回来,曾子为此而心痛许久。一般情况下,如果父母处在病痛之时,子女站在旁边伺候的时候,也会感到心痛,只有那些孝心浅薄的人会感受不到。所以,由此也可以知道铜山崩塌而铜钟响应,也是一样的道理。”

[原文]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联系电话: 0797-8403418           手机:18679705103            1376393463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江新区赣江源大道-红都大道交汇处星海天城三栋508室   邮政编码:341000 
     Copyright @ 2005-2016  赣南堪舆学术网 版权所有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103号
     邮箱:375211918@qq.com    ydgzcrc@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10002162号-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