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赣南堪舆学术网 >> 杨派风水 >> 杨派经著 >> 正文
 
杨派经著
学术文摘
固顶文章杨公筠松缘何被敕封为国…
普通文章杨公血脉与独脚天子的故…
普通文章杨救贫身世与奇遇
普通文章杨公《玉尺经》白话解
普通文章杨筠松造命千金歌
普通文章杨公风水走马断
普通文章寻龙歌 刘江东著
普通文章七十二葬法
普通文章三宝经序
普通文章赖公钤记《绍兴大地八钤…
普通文章真天机赋
普通文章廖禹十六葬法
 
杨派经著
撼龍經 竇州楊益 筠松撰
 
作者:楊益 筠松…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48    更新时间:2013-7-22
 

撼龍經 竇州楊益    筠松撰

上卷

統 論:

須獼山是天地骨,中鎮天地為巨物。如人背脊與項梁。生出四肢龍突兀。
四肢分出四世界,南北西東為四派。西北崆峒數萬程,東入三幃為杳冥。
惟有南龍入中國,胎宗孕祖來奇特。黃河九曲為大腸,川江屈曲為膀胱。
分枝劈脈縱橫去,氣血鉤連逢水住。大為都邑帝王州,小為郡縣居公侯。
其次偏方小鎮市,亦有富貴居其地。大率行龍有真星,星峰磊落是音身。
高山須認星峰起,平地龍行別有名。峰以星名取其類,星辰下照山成形。
龍神二字尋山訣,神是精神龍是質。莫道高山方有龍,卻來平地失真蹤。
平地龍從高脈發,高起星峰低落穴。高山即認星峰起,平地兩旁尋水勢。
兩水夾處是真龍,枝葉周回蹤者是。莫令山反枝葉散,山若反兮水散漫。
外山百里作羅城,此是平洋龍局段。星峰頓伏落平去,外山隔水來相顧。
平中仰掌似回巢,隱隱微微立邱阜。便從邱阜覓回巢,或有鉤夾如旋螺。
鉤夾是砂螺是穴,水注明堂聚氣多。四旁繞護入城裹,水繞山環聚一窩。
霜降水枯尋不見,春夏水高龍脊現。此是平洋看龍法,過處如絲或如線。
高水一寸即是山,低土一寸水回環。水纏便是山纏樣,纏得真龍如仰掌。
窠心掌裏或乳頭,端然有穴明天象。山纏水繞在平坡,遠有圍山近有河。
只愛山來抱身體,不愛水反去從他。水抱應如山來抱,水不抱兮山不到。
莫道高山龍易識,行到平洋失蹤跡。藕斷絲連正好尋,退卻愈多愈有力。
高龍多下低處藏,四沒神機便尋得。祖宗父母數程遠,誤得時師皆不識。
龍到平洋莫問踨,只觀水繞是真龍。念得龍經無眼力,萬卷藏真也是空。
  

垣局:

北辰一星天中尊,上相上將居四垣。天乙太乙明堂照,華蓋三台相後先。
此星萬里不得一,此龍不許時人識。識得之時不用傳,留與皇城鎮家國。
請從垣外論九星,北斗星宮系幾名,貪巨武曲並輔弼,祿文廉破地中行。
九星人言有三吉,三吉之餘有輔弼。不知星曜定鎦銖,禍福之門教君識。

貪狼星第一 :

貪狼頓起筍生峰,若是斜枝便不同。斜枝側頂為破面,尖而有腳號乘龍。
腳下橫拖為帶劍,文武功名從此辯。橫看是頂側是峰,此是貪狼出陣龍。
側面成峰身直去,不是為朝便不住。莫來此處認高峰,道是元武在其中。
亦有高峰是元武,元武落處四獸聚。聚處方為龍聚宮,四獸不顧只成空。
空亡龍上莫尋穴,縱然有穴易歇滅。或為關峽似龍停,正龍潛在峽中行。
時師多向峽中覓,不識真龍斷續情。貪狼自有十二樣,尖園平直小為上。
欹斜側石倒破空,禍福輕重自不同。問君來此如何觀,莫道貪狼總一般。
欹是崩崖破是坼,斜是邊有邊不明。側是面尖身直去,空是岩石多玲瓏。
倒是飛峰偏不正,十者未是正貪龍。平地卓然起頓筍,此是貪尖本來性。
園無欹斜四面同,平若臥蠶啊高嶺。直如峽脊引繩來,小似筆頭插高頂。
五者方為貪正形,吉凶禍福要詳明。火星要起廉貞位,生出貪狼由此勢。
若見火星動炎時,看他蹤跡落何處。此龍不是尋常龍,生出貪狼自奇異。
火星若起廉貞位,落處須尋一百里。中有貪狼小小峰,有時回顧火星宮。
世人只道貪狼好,不識廉貞是祖宗。貪狼若非廉作祖,為官也不到三公。
高山頂上平如掌,中分細脈如蛇樣。貴龍多是穿心出,富龍只從旁邊降。
高山如帳後面遮,帳裏微微似帶斜。帶舞下來似鼠尾,此是貪狼上嶺蛇。
帶舞下來似鶴頸,此是貪狼下嶺蛇。上嶺解來朱紫客,下嶺須為貫朽家。
大山跌下小為貴,小山特起大為勢。高低大小斷續行,此是貪狼真骨氣。
大抵九星有種類,生子生孫巧相似。相似方知骨氣真,剝換不真皆不是。
一剝一換粗生細,從大剝小最奇異。剝換退卸見真情,小峰依然貪狼起。
剝換如人換好裳,如蟬退殼蠶退筐。或從大山落低小,或從高峰落平洋。
退卸剝換成幾段,十條九條亂了亂。中有一條卻是真,若是真時斷了斷。
亂山回抱在面前,不許一條出外邊。只有真龍坐穴內,亂山在外兩邊纏。
此龍錯從腰裏落,回轉餘枝作城郭。城郭彎環生捍門,門外羅星當腰著。
羅星要在羅城外,此與火星常作對。火星龍始有羅星,若是羅星不居內。
居內名為抱養瘝,又為病眼墮胎山。羅星若生羅城口,城口皆為玉筍班。
羅城卻似城牆勢,龍在城中聚真氣。羅星若在城關間,時師喚作水口山。
若識羅星真妙訣,一邊枕水一邊田。田中有骨脈相連,或為頑石焦土堅。
此是羅星有餘氣,卓立為星在水邊。貪巨羅星尖與園,武曲輔弼方匾眠。
祿文廉貞多破碎,破軍尖破最為害。只有尖園方匾星,此是羅星得正形,
忽然四面皆是水,兩山環合鬱然青。羅星亦自有種類,浪說羅星在水邊。

巨門星第二 :

巨門星峰覆鐘釜,鐘釜之分有何故。鐘高釜低事不同,高即為巨矮為輔。
二者雖然皆吉星,大小不容有差互。巨門端莊富貴全,輔弼隨龍厚薄助。
貴龍若行五六程,臨落之時剝輔星。如梭如印如側月,三三兩兩牽連行。
前關後峽相引從,峽若多時龍猛勇。剝到輔星三四重,仔細來此認龍蹤。
貪武若無輔弼落,高嶺如何住得龍。雖然輔弼是入穴,作穴隨形又不同。
穴隨星辰作鉗乳,形神大小隨龍宗。

祿存星第三 :

祿存上形如頓鼓,下形有腳如瓜瓠。瓜瓠前頭有小峰,此是祿存帶祿處。
小園帶祿圍本身,將相公侯出方虎。大如螃蟹小蜘蛛,此是祿存帶煞處。
煞蹤若有橫磨劍,此是權星先出武。大處大峽百十裏,寶殿龍樓去無數。
忽逢此等入長垣,萬刃打圍君莫顧。癡師偷眼旁睥睨,曉者默然佯不知。
若然尖腳亂入茅,喚做蚩尤旗爪距。大抵星辰嫌破碎,不抱本身多作怪。
端正龍神須無破,醜惡龍神多破敗。怪形異穴出凶豪,殺戮平民終大壞。
草頭作亂因此山,赤族誅夷償命債。只緣龍上有欃槍,賊旗側倒非旌幢。
旌幢對對端正立,獨立欹側名欃槍。頓鼓微方似武曲,武曲端正下無足。
有足周圍真祿存,園淨方為武曲尊。龍家最要仔細辨,疑是亂真分背面。
背似面非豈有真,此是祿存大轉移。凹處是面凸是背,作穴分金過入線。
幾看星辰大轉移,轉移須要母顧兒。枝分派別有真種,忽作瓜蔓無東西。
十裏半程無岡嶺,平洋砂磧煙塵迷。到此君須看水勢,水勢莫問江與溪。
只要兩源相夾出,交鎖外結重重圍。祿存好處落平漫,大作軍州小鎮縣。
坪中時複亂石生,或起橫山或梭面。此處或如輔弼形,輔弼無枝祿多瓣。
祿是帝車第二星,也主為文也主兵。九星行龍俱要祿,最喜夾貪兼武曲。
巨輔或從左肩起,此等貴龍看不足。若逢此星遠尋穴,莫向高山尋促局。
若遇九星相夾行,只分有足與無足。燕雲嶺下出九關,中帶祿存三吉山。
高山峽裏生尖秀,也有園祿空巉巌。君看山須分種類,漫指橫山作正班。
破祿二星形無數,也有正形落低處。也有低形上隴頭,雜亂分形君莫誤。
形在高嶺為高形,山頂上生祿存星。形在平洋山卓立,頂矮腳手亦橫平。
頂上生形頂必正,平地生形腳亂行。請君看我細排列。禍福皆從龍上生。
第一祿存如頓鼓,腳手對對隨身去。平行有腳入劍鋒,旌節幡幢排次序。
此等星辰出大江,中有小貪並武巨。輔弼時從左右生,隔岸山河遠相顧。
此是神龍作州縣,雄據十州並一路。忽然諸山作垣局,更求吉水為門戶。
若得門戶收吉水,萬水千山不須做。第二祿存入覆釜,腳尖如戟周圍布。
有腳方為正祿存,無腳名為祿推巨。此星不是有威權,白手成家積巨富。
第三祿存鶴爪布,兩短中長龍出露。出露定為低小形,隱隱前行忽蹲踞。
有穴必定龍虎巧,醜陋穴形龍不住。第四祿存肋扇具,腳手又似杠絲勢。
此龍只好結神壇,別有星峰主秀氣。第五祿存如懸鶉,箕帚破碎多折痕。
此星便是行龍星,星平生枝自頂分。此龍只去坪中作,橈棹回來斬關做。
高山大峽開三門,       。第六祿存落平洋,勢如巨浪橫開張。
他星也有落平者,此星平地也飛揚。腳擺時複生巨石,石色只是黑與黃。
兩旁請看隨龍峽,長短大小宜消詳。護龍轉時看他落,落處當隨水斟酌。
右轉皆右不參差,左轉皆左無駁雜。朝迎指點真穴形,左右高低君莫錯,
祿存鬼形如披發,雖曰眾多勢如掠。第七祿存如長蛇,左右無護無攔遮。
此龍非是貴龍從,枕在水邊神橫斜。第八祿存在高嶺,如戴兜鍪右肩領。
漸低漸小去作穴,定右窩鉗極端正。此龍號為八貴龍,捉穴真時最昌盛。
第九祿存如落花,片片段段水夾砂。不是蛟潭為鬼穴,定作羅星水口遮。
天下山山有祿存,或凶或吉要君分。莫道祿存全不善,的為將相公侯門。
要知五嶽真龍落,半是祿破相參錯。太行頂上馬耳峰,祿存神上貪狼龍,
泰山頂上右日觀,上右月亭高一半。此是祿存上有貪,如是星峰孰能判。
海上洲島亦有山,君如論脈應難言。不知地脈廉中國,遠出山形在海間。
東出青齊為東嶽,過盡平洋大江壑。地脈連延隨勢生,澗水止龍君 下。
我觀破祿滿天下,九等分星無識者。君如識得祿存星,珍寶連城貴無價。

文曲星第四 :

文曲正形如蛇行,此星柔順最高情,若作淫邪如撒網,形神恰似死鱔樣。
問君如何生此山,定出廉貞絕體間。問君如何稱絕體,本宮山上敗絕氣。
問君如何尋本宮,樓殿之下初出龍。認得星峰初出面,看是何星細推辯。
九星皆挾文曲行,若無文曲星無變。變星便看何星多,多者為主善惡見。
文曲星柔最易辨,每遇旺方上側面。側面成峰神直行,直去多如絲雜練。
此星山骨少星峰,若有星峰輔弼同。平地蛇行卻為吉,半頂娥眉最得力。
若有娥眉接連生,女作宮臏後妃職。男家因婦列官班,又得資財並美色。
文曲起峰必有情,自然接連左右生。若是無峰如鱔樣,死龍散漫空縱橫。
縱饒住處有穴形,社稷神廟血食腥。若是作墳並建宅,女插花枝逐客行。
男人破家因酒色,婦人內亂官訟興。變出癆瘵鬼怪病,令人冷退絕人丁。
困龍坪下數十裏,忽然卓立星峰起。左右前後忽逢迎,貪巨武輔漸次生。
只得一峰龍便活,娥眉也變輔弼形。平行雖雲變輔弼,只是低平少威力。
若得尊星生一峰,便使柔星為長雄。男人端貌取科第,女人主家權勝翁。
大抵行龍少全格,雜出星峰多變易。輔星似巨弼似文,長短高低細辨認。
莫道凶龍不可裁,也有凶龍起家國。蓋緣未識間星龍,貪中有廉文有弼。
武有破軍間斷生,祿存或有巨輔力。十裏之中卓一峰,小者成大弱成雄。
此是龍家問星法,大頓小伏為真跡。一山便斷為一代,

看在何代生間龍,便向此星定富貴。困弱生旺隨星峰,困弱之龍武氣力。

       ,死鱔煙包入沙礫。 十裏百里武從山,獨自單行少收拾。
君如識得間星龍,到處鄉村可尋覓。龍非久遠少全氣,易勝易衰非人力。

廉貞星第五 :

廉貞如何號獨火,此星得形最高大。高山頂上石磋峨,傘折犁頭裂絲破。
只緣尖炎聳天庭,其性炎炎號火星。起作龍樓並寶殿,貪巨武輔因此生。
古人深識廉貞體,喚作紅旗並曜氣。此星威烈屬陽精,高炎赤黑峰頭起。
高尖是樓平是殿,請君來此細推辯。亂峰頂上亂石間,此處名為聚講山。
聚講即成即分支,分宗拜祖迢迢路。尋宗尋嫡更尋兒,龍來此處最堪疑。
卻來此處橫生幛,形如帳幙開張樣。一重入帳一重出,四重五重如巨浪。
帳中有脈穿心行,脈不穿心不入相。帳幙多時貴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樣,
兩帳兩幙是貴龍,帳裏貴人最威上。帳中隱隱仙帶飛,帶舞低垂主興旺。
天官地軸兩邊迎,異石龜蛇過處往。高山頂上有池水,兩邊夾得真龍行。
問君高頂何生水,此是真龍樓上氣。樓殿之上水泉生,水還落處兩邊迎。
真龍卻在池中過,也有單池在旁報。單池終不及雙池,池若傾崩反生禍。
池平兩水夾又清,此處名為天漢星。天漢天潢入閣道,此星入相居天庭。
更有衛龍在高頂,水貼龍身入深井。並無水出可追尋,或有蒙泉入小鏡。
看他辭樓並下殿,出帳聳起何星應。應星生處形別立,此是分枝劈脈證。
祖宗分了分兄弟,來此分貪識真性。分貪之處莫令差,差謬一毫千里逈。
筍峰貪狼從此出,鐘釜枕梭巨輔弼。方峰是為武曲程,最要來辨嫡庶行。
嫡庶不失出帳樣,便是龍家五吉星。廉貞惡石眾所憎,不曉真陽火裏精。
此龍多向南方落,北上眾山驚錯愕。低頭斂衽出朝來,莫向他方妄參錯。
凡起星峰皆要石,若是土山全無力。廉貞獨火氣沖天,石骨嶙嶒平處覓。
廉貞不生吉星峰,頂隔江河作應龍。朝迎必應數百里,遠望鼓角聲冬冬。
凡見廉貞高聳石,便上頂頭看遠跡。細認真龍此處生,華蓋穿心正龍出。
此龍尊貴最難尋,五吉要隨華蓋覓。此等真龍不易逢,華蓋三峰品字立。
兩肩分作兩護龍,此是兄弟同祖宗。兄弟便為護龍去,前迎後送分雌雄。
雌若為龍雄作應,雄若為龍雌聽命。問君如何辨雌雄,高低肥瘠形不同。
低肥為雌雄高瘠,只來此處認真蹤。真龍身上有正峰,時作星峰拜祖宗。
但看護送似龍盤,又有迎送如虎踞。隨龍山水皆朝揖,狐疑來此失蹤跡。
水口重重異石生,定有羅星當水立。羅星外而有山關,上生下生細尋覓。
蓋緣羅星有真假,真假天然非人力。羅星旁水石骨生,星體端園最高職。
廉貞多生顧祖龍,祖龍遠遠是朝峰。更看鬼腳回轉處,護托須生十數重。
送龍之山短在後,托山不抱左右手。纏龍纏過龍虎前,三重五重福綿延。
纏多不許外山走,那堪長遠作水口。護送托龍若十全,富貴雙全真罕有。
尋龍十萬看纏山,一重纏是一重關。廉貞已具貪狼內,更述此篇為詳載。
有人曉得紅旗星,遠有權威進凶怪。權星斬伐得自由,不統兵權不肯休。
若遇廉貞不起石,腳下也須生石壁。石壁是背面土平,平處尋龍出蹤跡。
貪巨武輔弼星行,出身生處是何星。剝龍換骨若九段,此是公侯將相庭。
紅旗氣焰威權在,愚妄時師駭凶怪。權星威福得自專,縱入文階亦武權。
廉貞一變貪巨武,文武全才登宰輔。廉貞不作變換星,孑身亂倫損君父。
  

 

下 卷:


武曲星第六 :

武曲尊星性端莊,才離祖宗既高昂。星峰自與眾星別,不尖不園其體方。
高處定為頓笏樣,但是無腳生兩旁。如此星峰只一二,方岡之下如驅羊。
方岡或如四角張,帳中出帶微飛揚。飛揚要得穿帳去,帳上兩角隨身揚。
枝葉不多關峽少,卻有護衛隨身傍。帶旌帶節來擁護,旌節之峰多是雙。
更有刀劍同護送,刀劍送後前園岡。離蹤斷處多失脈,拋梭馬跡蜘蛛長。
梭中自有絲不斷,蜂腰過處多趨蹌。自是此星性尊貴,護衛重重來就體。
每逢跌斷過峽時,兩旁定有衣冠吏。衣冠之吏使園峰,兩邊有腳衛真龍。
若是獨行無護衛,定作神壇佛道宮。平行穿珠行數裏,忽然又作方峰起。
方峰直去如橋杠,背長頗類平尖貪。平尖貪狼如一字,生在山頂如臥蠶。
武曲橫從身中出,貪狼直去如僧參。夾輔護龍次第轉,真龍在內左右含。
此龍住處無高隴,間生窩穴隱深潭。獨在高山峽中者,穴落高岡似草庵。
四圍若高來擁護,前案朝迎亦高舞。卻作高穴象人形,按劍端莊似真武。
此龍若行三十裏,內起方峰只三四。峰峰端正方於長,不肯欹斜失尊體。
峰上忽然生折痕,此與廉貞何以異。凡起星峰不許斜,更嫌生腳照他家。
端峰若生四花穴,花穴端嚴要君別。真龍直去向前行,四向漫成龍虎穴。
此是武曲鉗峽來,間氣來此偶生峽。此龍誤了多少人,反來此處說真形。
要識四花穿心過,但看護衛不曾停。尊星自有尊星體,方正如屏將相位。
武曲行龍少鬼劫,蓋緣兩傍多羅列。小公分處夾龍行,不肯單行走空缺。
小公分去亂生枝,枝葉雖多夾水隨。護龍亦自有背面,背後如壁面平夷。
平夷便是貼龍體,龍過之時形怪異。不起園峰即馬旗,攢劍蟠龍歸此地。
護衛纏繞如打圍,重重包裹外山歸。至令武曲少關峽,護送無容左右離。
明堂斷定無陡瀉,橫案重重拜舞低。平貪覆巨似武曲,尖園方整不能齊。
三星尖園方整處,向此辨別無狐疑。識龍須識辨疑處,識得真龍是聖師。

破軍星第七 :

破軍星峰如走旗,前頭高卓尾後低。兩傍失險落坑陷,壁立側裂形傾欹。
不知此星出六府,上有三台為遠祖。然後生出六曜星,貪巨祿文兼武輔。
三台星辰號三階,六星兩兩魚眼挨。雙尖雙園雙方樣,卻在高頂雙安排。
雙尖定出貪狼去,方圓生出武巨來。上臺中台下臺出,行到六府文昌台。
文昌六星如偃月,穿排六星似環玦。平頂上頭生六星,六處微堆作凹凸。
凹中微起似六星,生出九星若排列。破軍受變九星殊,逐位生峰形象奇。
山形在地星在天,星氣下感禍福依。真星頓起真形了,枝葉皆是破祿隨。
真星雖雲有三吉,三吉之餘有輔弼。不知三吉不常生,百處觀來無一實。
蓋緣不識破軍星,只說走旗拖尾出。走旗拖尾是真形,若出尊星形變生。
與君細論破軍體,逐一隨星種類名。貪狼破軍如頓旗,一層一級如天梯。
頂尖沖前有岩穴,伸頸猶如雞作啼。頂頭有帶下岩去,引到平處如珠絲。
欲斷不斷馬蹄過,東西隱隱梭絲垂。三吉之星總如此,名為吉破地相宜。
過坪過水皆如此,定有泉塘兩夾隨。貪下破軍巨門去,去為垣局不須疑。
巨門破軍裂十字,頂上微園欹側取。勢如啄木上高枝,直上高崖石嘴露。
此星出龍生鼎足,爪甲巉岩若雞爪。此龍富貴生王侯,五換六移出宰輔。
祿存破軍在平頂,兩脅蛇行肋微露。前如大木倒懸岩,獨幹生枝葉無數。
葉中生出嫩枝條,又作高峰下坪去。當知為穴亦不遠,護送不來作神宇。
破軍廉貞高崔巍,水流關峽聲如雷。武曲破如破廚櫃,身形臃腫崩傾勢。
前頭走出鵝伸頸,嶺上下來如象鼻。一高一下腳不尖,作穴乳頭出富貴。
輔星破軍如襆頭,兩傍有腳如拋毬。弼星破軍如鯉躍,行到坪中亦時卓。
三三兩兩坪中行,直出身來橫布腳。為神為廟為富貴,只看纏護細斟酌。
纏多便是富貴龍,纏少只為鐘鼓閣。九星皆有破祿文,三吉之形輔弼尊。
平行穿珠巨門祿,關棹尖拖是破軍。吉星之下無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
況是凶龍不為穴,只是閑行引過身。縱然有穴必是假,假穴如何保久寸。
時師只說尋龍脈,來此峽內空低蹲。便指纏護為積氣,或有遠秀出他村。
便說朝山朝水好,下了凶事自入門。只緣不識真龍性,前面必出星辰尊。
尊星活了死龍骨,換去破軍廉祿文。破軍忽然橫開帳,帳裏戈旗出生旺。
此龍出作將軍形,前遇溪流為甲仗。破祿形象最為多,枝蔓懸延氣少和。
不為尖刀即劍戟,不作蛇行即拋梭。出逢六秀方位上,上與六氣橫天河。
六氣變生生六秀,凶星到此亦消磨。兇氣消磨生吉氣,定有星辰巨浪波。
此是神仙絕妙法,不比尋常格地羅。與君略舉大形勢,舉目一望江山助。
天下江山萬里遙,我見破軍到處是。祿存文曲輔弼星,低小山形總相類。
只有高山形象殊,略舉大綱與君議。昆侖山腳出真顏,枝枝腳是破軍山。
連縣走出瀚海北,風俗強悍人粗頑。生兒三歲學騎射,骨鯁剛方是此間。
山來隴右尖如削,儘是狼峰高更卓。此處如何不出文,只為峰多反成濁。
高山大隴峰多尖,不似平原一錐卓。行行退卻大散關,百二河山在彼間。
大纏大護到函谷,水出黃河如闕環。低平漸漸出熊耳,萬里平原似如砥。
大樑形勢亦無山,到此尋龍何處是。識得星峰是等閒,平處尋龍最是難。
若無河海與淮漢,渺渺茫茫不見由。河流衝擊山斷絕,即無石骨又無脈。
君若到彼說星峰,一句不容三寸舌。黃河在北大江南,兩水夾行勢不絕。
行到背面忽起峰,兗州東嶽插天雄。分枝劈脈鐘靈氣,聖賢多在魯邦中。
自古英雄處西北,西北龍神少人識。紫微垣局太微宮,天市天垣太行東。
南龍高枝過蔥嶺,黑鐵二山雪峰盛。分出秦川及漢川,五嶺分星入桂連。
山行有斷脈不斷,直至江陰大海邊。海門旺氣連閩越,南水兩夾同抱纏。
此是海門南脈絡,貨財文武相交錯。何處是貪何處文,何處認辯武曲尊。
尋龍望氣先尋脈,雲霧多生是龍脊。春夏之交與二分,夜望雲霓生處覓。
雲霓光生絕高頂,此是龍樓寶殿定。大脊微微雲自生,霧氣如多反難證。
先尋龍氣識正龍,卻是枝龍觀遠應。此是神仙尋地法,百里羅城不為迥。
如此然後論九星,要識九星觀正形。因就正龍行腳處,認取破祿中間行。
天下山山有破祿,破祿交橫有地軸。祿存無祿只為關,破軍不破只為欄。
關攔之山作水口,必有羅星生水間。大河之中有砥柱,四川之口生灎澦。
大孤小孤彭蠡前,採石金山作門戶。更有焦山羅刹石,雖是羅星門不固。
此是大尋羅星法,識者便知愚者誤。吾若論及破軍星,多是引龍兼作護。
大龍須論大破軍,小龍夾亂破祿文。廉貞多是作龍祖,輔弼隨龍富貴分。
廉貞若高龍不出,只是為應兼為門。請君看此州縣間,何處不生水口山。
水口關攔皆破祿,無腳交牙如疊環。或有橫山如臥虎,或作重重如瓜瓠。
禹整龍門透大河,便是當年關水處。太行走出河中府,河北河南關兩所。
大河北來曲射東,西山枕水如眠龍。馬耳山枕大江口,絕無腳手為神妙。
靈壁山來截淮河,更無一腳如橫戈。海門二山鎖二浙,兩山相合如環玦。
文廉生腳鎖溜流,橫在水中為兩截。大關大鎖數十重,定有羅星橫截氣。
截在江河不許流,關內不知多少地。小羅小鎖及小關,一州一縣須有攔。
十攔十鎖百十裏,定有王侯居此間。鄉羅羅星小關鎖,枕水如戈石橫臥。
但看無腳是關攔,重數多少分將佐。君如能識水口山,並識天戈並祿破。

左輔星第八 :

左輔正形如襆頭,前高後低大小球。伸舒腰長如杖鼓,後大前小駝峰侔。
一有兩腳平行去,或在武曲左右遊。此龍如何近武曲,自是分宗為伯叔。
分宗定做兩貴龍,此與他星事不同。武曲兩傍必生輔,不使他星變形去。
左輔自有左輔形,方峰之下如卓釜。此是武曲輔星形,若是真輔不如此。
真輔自作貴龍身,襆頭橫眠高低去。高頂高峰園落峰,低處低落肩項園。
忽然堆起如螺卵,又如梨栗堆簇繁。嶺上累累山結頂,斷定前頭深如垣。
要知此星名侍衛,如到垣中最為貴。東華西華門水橫,水外四圍列峰位。
此是垣前執法星,卻分左右為兵衛。方正之垣號大微,垣有四門號天市。
紫微垣外前後門,華蓋三台前後衛。中有過水名禦溝,抱城屈曲中間流。
紫薇垣內星辰足,天市大微少全局。朝迎未必皆真形,朝海拱辰勢如簇。
千山萬水皆大朝,入到懷中九回曲。入垣輔弼形微細,隱隱微微在平地。
右衛左衛星傍羅,輔在垣中為近侍。右弼一星本無形,是以名為隱曜星。
隨龍剝換隱跡去,脈跡便是隱曜行。只緣飛宮有九曜,因此強名右弼星。
天下尋輔知幾處,河北河南只三四。更有終南泰華龍,出沒為垣盡如此。
南來莫錯認南嶽,雖有輔星垣氣弱。卻有回龍輔大江,水口三峰卓如削。
北冀燕雲多輔星,又隨寨垣入沙漠。兩京嵩山最難尋,已被前人曾妄作。
東西垣局並長江,中有黃河入水長。後山屏障如負扆,不瞰秦淮枕水鄉。
輔弼隱曜入大樑,卻是英雄古戰場。大河九曲曲中有,輔弼九曲分入首。
夫人識得左輔星,識得之時莫開口。如何識得左輔星,次第生峰無雜形。
天門上頭生寶殿,寶殿引出龍樓橫。樓上千萬尋池水,水是真龍樓上氣。
兩池夾出龍脊高,池若傾崩非大地。池中石是輔弼星,無跡便是隱曜行。
縱然不大也節鉞,巨浪重重不堪說。巨浪有帳帳有杠,杠曲生峰巧如玦。
杠星便是華蓋柄,曲處生峰來作證。證出貪巨祿文廉,武破周而復始定。
天門直指破軍路,此是天門龍出序。若出天門是正龍,不出天門形不具。
一形不具便減力,次第排來君莫誤。自貪至破為次第,顛倒亂行名失序。
一剝一換尋斷處,斷處兩傍生擁護。旌幢行有蓋天旗,旗似破軍或斜去。
看他橫帶入巨浪,浪滾一峰名出帳。帳中過處中央行,不出中央不入相。
星辰具備入垣時,怪怪奇奇合天象。我到京師驗前說,帝垣果有星羅列。
南北雖短東西長,東華水繞西華岡。水從闕口複來朝,九曲九回朝帝闕。
前星儼若在南上,周召到此觀天象。上了南岡望北岡,聖人卜宅分陰陽。
北岡峙立天門上,分作長垣在兩傍。垣上兩邊分九個,兩垣夾帶帝中央。
要識垣上有帝星,皇都坐定甚分明。君若要識左輔宿,凡入皇都辯垣局。
重重圍繞八九重,九重之外尤重複。重山複嶺看輔星,高山頂上襆頭橫。
低處恰似千官入,戴弁橫班如覆笠。仔細觀來真不同,應是為垣皆富局。
輔為上相弼次相,破祿宿衛廉次將。文曲分明是後宮,巨門貪狼帝星樣。
更有武曲最尊貴,喚作極星事非誑。三垣各有垣內星,凡是星峰皆內向。
垣星本不許人知,若不明言恐世迷。只到京師君便識,重重外衛內垣平。
此龍不許時人識,留與皇朝鎮家國。請從九曜尋剝龍,剝盡粗龍尋細跡。
要識真龍真輔相,只看高低襆頭樣。若是輔星自作龍,隱行不識真氣象。
若還三吉去作龍,隨龍變形卻不同。貪狼厭尖品字立,武曲方圓三個峰。
三峰節節隨身轉,中有一峰是正面。兩傍夾者是輔弼,大小尖園要君辯。
此龍初發在高山,高處生峰亦生瓣。有瓣須明似襆頭,滾滾低來是輥球。
平行鯉鯽露脊背,有腳橫排入覆笠。若是降樓並下殿,節節入樓下剝換。
貪下剝換入拋球,尖處帶腳如龜浮。此是下嶺方如此,上嶺逆行推覆舟。
尖園若是品字立,世人誤作三台求。祿存剝換蜈蚣節,微微短腳身邊列。
文曲梭中帶線行,曲曲飛梭巧藏跡。廉下變為梳齒形,梳齒中央引龍出。
武曲襆頭無改換,行到平中斷複斷。破軍之下夾兩槍,若作天戈如走電。
亂行失序出頭來,又似虎狼行帶箭。纏多便作吉龍斷,若是無纏為道院。

右弼星第九 :

弼星本來無正形,形隨八星高低生。要識弼星正形處,八星斷處隱藏形。
隱藏是形名隱曜,此是弼星真要妙。拋梭馬跡線如絲,蜘蛛過水上灘魚。
驚蛇入草失行蹤,斷脈斷跡尋來無。每自隨星作過脈,脈是尊星名右弼。
左為輔星右弼星,左右隨龍身上行。行龍之時有輔弼,變換隨龍看蹤跡。
君如識得右弼星,每到垣中多失蹤。剝龍失脈失蹤時,地上朱弦琴背覓。
若識弼星隱曜宮,處處觀來皆是吉。此星多吉少傍凶,凶蓋為藏形本無。
藏形之時形藏煞,卻是地中暗來脈。北地平洋千百程,不然彼地都是弼。
坪中還有水流坡,高水一寸即是阿。只為時師眼力淺,到彼茫然無奈何。
便雲無處尋蹤跡,直到有山方認得。如此之人豈可言,有穴在平原自失。
只來山上覓龍虎,又要公頭始雲吉。不知山窮落平處,穴在平中貴無敵。
癡師誤了幾多人,要道葬埋要卑濕。不如穴在水中者,更是難憑怕泉積。
蓋緣水漲在中央,水退即同幹地方。且土兩淮平似掌,也有軍州落巢瀝。
也有英雄在彼中,豈無墳墓玉宮室。只將水注與水流,兩水夾流是龍脊。
非惟弼曜在其中,八曜入平皆有蹤。前篇有時說平處,平裏貪狼皆一同。
時師識盡真龍脈,方知富貴與興隆。圍龍忽然拖長腳,恐是鬼龍如覆杓。
覆箕覆掌是鬼龍,漫來此處說真蹤。請君細看前頭穴,莫要參前失後空。
問君如何知我落,看他尾後園峰作。問君如何知我行,尾星搖動不曾停。
前官後鬼須細辨,鬼克我身居後面。官星克我在前朝,此是龍家官鬼現。
真龍落處陰陽亂,五行官鬼無相戰。水龍剝作火龍出,鬼在後頭官出面。
坎山來龍作午丁,卻把地羅差似轉。此是陰陽論五行,不似龍家官鬼辨。
龍家不要論五行,且從龍上看分踭。踭龍奪脈是鬼氣,鬼氣不歸龍尚行。
大抵真龍無鬼山,有鬼不出半里間。橫龍出穴必有鬼,送跳翻身穴後環。
鬼星若長奪我氣,鬼短貼身如抱攔。問君如何謂之鬼,主山背後撐者是。
分枝劈脈不回頭,奪我正身少全氣。真龍穴後如有鬼,山短枝長為雉尾。
此是真龍穴後星,星辰也有尖園體。正龍穴後若有鬼,雙雙回頭來護衛。
若不回頭衛本身,此是空亡歇滅地。問君何者是空亡,穴後卷空仰瓦勢。
便從鬼上細尋覓,鬼山星峰少收拾。真龍身上護衛多,山山多情來拱揖。
護衛貼體不敢離,中有泉池暗流入。要識真龍鬼山短,緣有纏龍在後段。
即有纏龍貼護身,不許鬼山空散漫。鬼山直去投江河,此龍纏護散亂多。
如戈如矛亂走去,包裹無由奈他何。龍若無纏又無送,縱有真龍不堪用。
護纏多愛到穴前,三重五重福綿延。一重護衛一代富,護衛十重宰相地。
兩重也作典專城,一重只出承輔尉。鬼山亦自有真形,形隨三吉輔弼生。
九星皆有鬼形樣,不類本身不入相。貪狼鬼星必尖小,巨門鬼星枝葉少。
多作園峰覆勺形,撐住在後最為妙。巨為墜珠玉枕形,貪作天梯背後生。
一層一級漸低小,雖然有 腳無橫行。武曲多為小橫嶺,托後如屏玉幾正。
弼星作鬼如圍屏,或從龍虎後橫生。橫生瓜瓠抱穴後,金鬥玉印盤龍形。
輔星多為獨節鬼,三對平如寫王字。三對兩對相並行,曲轉護身皆有意。
破祿廉文本是鬼,不必問他穴後星。破祿廉文多作關,近關大闊為散關。
關門定局有大小,破祿二星多外攔。祿存無祿作神壇,破軍不破為近關。
善論大地論關局,關局大小水口山。鬼山多向橫龍作,正龍多是平地落。
平地多如蜈蚣行,腳長便如橈棹行。停棹向前穴即近,撥棹向後龍未停。
橈棹向前忽峰起,定有真龍居此地。只看護托回轉時,朝揖在前拜真氣。
大抵九星皆有鬼,相類相如各有四。四九三十六鬼形,識鬼便是識龍精。
問君如何謂之鬼,主山後面有餘氣。問君如何謂之官,朝山背後逆拖山。
此是朝山有餘氣,與我穴後鬼一般。官星在前鬼在後,官要回頭鬼要就。
官不回頭鬼不就,只是虛拋無落首。龍虎背後有衣裙,此是關攔拜舞袖。
雖然有袖穴不見,官不離鄉任何受。真氣聚處看明堂,明堂裏面要平陽。
明堂裏面停瀦水,第一寬平始為貴。側裂傾摧撞射面,急瀉崩騰非吉地。
明堂裏面分公位,公位真在明堂裏。請君未斷左右山,先向明堂觀水勢。
明堂也有如鍋底,橫號金船龍虎裏。直號天心曲禦街,焉蹄直兮有曲勢。
明堂要似蓮花水,蕩歸左位長公起。蕩歸右位小公興,若居中心諸位貴。
大抵明堂橫為貴,其次之元關鎖是。蕩蕩直去不回頭,雖似禦街非吉地。
明堂要似衣領會,左鈕右繢方為貴。或是田堘與山腳,如此關攔真可喜。
忽然前面無關攔,水劫風吹非吉利。請君來此細消詳,更分後鬼與前官。
左脅生來執笏樣,右脅生來魚袋形。方長為象短為水,小乃是金肥是銀。
看此樣形尋局勢,中間乳穴是為真。賜帶鬼形如瓜瓠,二條連移左轉去。
回頭貼來侍從官,前案橫交金玉盤。玉盤賜將金盤相,左右是人心眼上。
重數如多賜亦多,一重未許金犀磨。二重是犀三金帶,橫轉穴前官轉大。
子孫三代垂魚袋,右上三魚虎身外。三代子孫袋賜金,三重橫盤龍外尋。
四重既是賜金玉,重數如多福澤深。此是龍家賜帶鬼,莫將龍向左邊臨。
玉幾方屏武曲形,身後是幾幾外屏。幾屏須要問先後,未有屏先幾後生。
幾屏如在後頭托,此是公侯將相庭。

九星變穴第十 :

貪狼作穴是乳頭,巨門作穴窩中求。武曲作穴釵鉗覓,祿廉梳齒犁鐴頭。
文曲穴來坪裏作,高處亦是掌心落。破軍作穴似戈矛,身傍左右手皆收。
定有兩山接護轉,不然一水過橫流。輔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掛燈樣。
落在低平是雞窠,縱有園頭亦凹象。此是剝換尋星穴,尋穴隨龍細辨別。
龍若真時穴亦真,龍不真兮少真穴。尋龍雖易裁穴難,只為時人味剝山。
剝龍換骨星變易,識得疑龍穴不難。古人望龍知正穴,蓋將識龍尋換節。
識得龍家換骨星,富貴令人無歇滅。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联系电话: 0797-8403418           手机:18679705103            1376393463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江新区赣江源大道-红都大道交汇处星海天城三栋508室   邮政编码:341000 
     Copyright @ 2005-2016  赣南堪舆学术网 版权所有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103号
     邮箱:375211918@qq.com    ydgzcrc@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10002162号-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