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赣南堪舆学术网 >> 杨派风水 >> 杨派经著 >> 正文
 
杨派经著
学术文摘
普通文章杨公《玉尺经》白话解
普通文章杨筠松造命千金歌
普通文章杨公风水走马断
普通文章寻龙歌 刘江东著
普通文章七十二葬法
普通文章三宝经序
普通文章赖公钤记《绍兴大地八钤…
普通文章真天机赋
普通文章廖禹十六葬法
普通文章葬书杂篇
普通文章撼龍經 竇州楊益    筠松…
普通文章玉尺经·逐吉赋
 
杨派经著
杨公筠松缘何被敕封为国师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75    更新时间:2017-6-1
 

杨公筠松缘何被敕封为国师

     咸通十四年,公元873年,深秋时分,唐朝的第十七个皇帝李璀在长安驾崩,史称懿宗。

    懿宗生有八个儿子,都是后宫妃嫔所出,无嫡系所长,本在唐王朝的故制,按理应该由长子李佾继承大统,即任帝位。但是,唐代朝廷由于宦官弄权立君,成为惯例。于是,其太监出身的左神策军中尉刘行深,为了达到把持朝政的目的,同他的副手右神策军中尉韩文豹,伪造 “遗诏” 传位于懿宗的第五子普王,年仅十二岁的李儇,是为僖宗。

      李儇在大行皇帝唐懿宗的灵前即位后,择了一个黄道吉日,用天子的全副卤薄鸾驾,护送懿宗的灵撵逶迤数里,浩浩荡荡地出了长安城,停枢在报国寺内。

     诸事安置既毕,护送的文武百官,各等人物返回长安。临行之时,报国寺老方丈身披大红装装,手捻紫檀怫珠,送出山门,向刘行深、韩文豹稽首道“二位大人,先皇停枢小刹,实乃山门之幸,早晚之间香火供品,小袖自当尽心,不过,自古道,逝者已矣,入土为安,回京之后,务请尽速命人择定陵寝的风水龙穴,而慰先皇在天之灵 ”。

      老方丈乃是道高僧,刘行深、韩文豹听了,都说: “方丈言之有理,自当选办。”可一时间,也无法找到吉壤佳穴。事也凑巧,河东郡却出了一件奇事。因此,引出了这位传奇的主人翁——杨筠松,亦即是杨救贫。

      原来河东郡一个荒僻贫苦的山村中,有一个寻常百姓,老实本份,土中刨食,分外艰苦,为了安葬早年亡故的父母遗骸,请来了一个路过的风水先生,诚意相求,得到概然后允风水先生跋山涉水,历尽艰难,才寻定一穴。

      这位百姓在千恩万谢之后,择了一个吉日,将父母遗骸合葬于该穴。说也奇怪,从此之后,每逢初一、十五的夜半时分,那座新坟的土穴,便有一股红光,腾空而起,映照数里之外,足经个把时辰才渐渐消隐。

      这一宗奇观,使得附近的百姓,大为惊异,奔走相告,每到每月朔望之夜,皆扶老携幼,前来观看,个个啧啧称奇,感叹不已。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惊动了地方官吏,因为事关怪异,不知主何凶吉,哪敢半点疏懒,逐拟一道奏章,火速送进京去。

    李儇即位的第二年,改元“乾符”虽说他已成为大唐天子,但毕竟还是一个少年顽童,每日里斗鸡、斗鹅、玩得昏天暗地,料理朝政的大权自然而然地落入宦官刘行深、韩文豹之手,当然是正中下怀,求之不得的事。

      刘行深、韩文豹二人看了河东郡地方官吏呈送的奏章,知道此事关系到李唐王朝的命脉,非同小可,当即代替皇帝拟了一道“复旨”,责令地方官吏速毁那座出现异兆的土坟。挖断风水龙脉,以绝后患。此外,还要缉拿那个选定这座坟地的风水地理术士归案严惩,不可养痈遗患,贻误社稷大事。

      这道措词严厉的“复旨”一下,河东郡地方官吏速则遵旨,差役班头指使差役们,不顾坟主使命苦苦哀求,七手八脚开坟,扛起棺材,推下山坡摔个四分五裂,骨骸散落满地,惨不忍睹。

      拨坟废穴,易如反掌,可要抓获给这家看风水,点龙穴的风水术士,可是大海捞针。为了缉拿钦犯,画影图形,不几天,城门关隘,交通要道,街头巷尾,酒肆茶楼,到处都张贴着一张张 “画影图形,缉拿钦犯” 的大幅告示。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几天,那个画中人就落入地方官张开的罗网里了。而且十分火速送到长安,关在刑部天牢里。为了这宗“事关社稷”的钦事,刑部尚书京官,不敢擅做主张,便恭请左右神策军中尉刘行深、韩文豹一起前来会同审理。

      这一天,刑部大堂上,设了三张公案,击鼓升堂,在刀斧手和三班衙役低沉,悠长地喊出 “威 武” 的堂威声中,刘行深居中,韩文豹居左,在右刑部尚书低声下气地征得刘、韩的首肯后,一拍惊堂木,威严地吩咐一声: “带钦犯”

钦犯,付着“当啷啷….”的铁链声,被押解到大堂之上,面朝公案,立而不跪。

      刑部尚书,例行公事的问道: “钦犯姓甚名谁,哪里人氏?现年几何?来到本部公堂为何不跪?”钦犯听了,神色自若、安详、平静地朗声答道: “小民姓杨名益,字筠松,祖籍庐陵,现年三十有二,自知无罪,故而不跪。

      刑部尚书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急问: “庐陵远在江西,你到河东郡去做什么?”

      杨筠松泰然地答道: “小民以青鸟之术,周游四方,去河东只为生计”    韩文豹见杨筠松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态,十分恼怒,尖着嗓子问道“杨筠松,你知罪吗?”

      杨筠松大惑不解地反诘: “小民恪遵大唐刑律,从无触犯国法之情事,何罪之有?”

      刘行深脸色一沉,伸手指着这个毫无惧色的 “钦犯”单刀直入地问道“杨筠松,我来问你,河东郡徐姓新葬的土坟,是你寻定的穴位,是也不是?”

      杨筠松毫无迟疑,一口承认 “徐姓的那座坟墓,正是我花了一个月时间寻定的。”    韩文豹猛地拍了一下惊堂木,语气凌厉地说: “你替一个不寻常的百姓选定坟穴,图谋不轨,危及大唐社稷,这就是你犯下的滔天大罪。”

      杨筠松淡然一笑,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刑堂上一向处尊养优,一呼百诺,那里容得有人当面顶撞,这时,韩文豹勃然大怒,双眉倒竖,两狠圆睁,伸手戟指,尖声喝道: “大胆狂徒,竟敢咆哮公堂!左右,拉出去斩首”     

两个手抱鬼头刀的彪形大汉,应声,大步向前,架起杨筠松的胳臂,拖着转身往堂下走去。

      大堂上下,一片鸦雀无声,人们都以为:钦犯,必死无疑,顷刻间就将成为刀下之鬼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半天不作声的刘行深,向韩文豹便了个眼色,韩文豹用同样尖利的声音,大喊一声:慢着,把钦犯带回来!

      刘行深看了看这个到了生死关头,脸上竟然毫无惧色的风水术士,心中不禁暗暗称奇。口气便缓和了许多,说道: “杨筠松,先皇现仍停枢报国寺,尚未觅定陵寝龙穴,你能在一个月之内寻觅一处风水宝地作为陵寝,以慰先皇在天之灵,除准你将功折罪,免于一死之外,还可以赏你一宫半职,封妻荫子,尽享荣华,你敢当堂画押具结吗?”

      杨筠松略一沉吟,不慌不忙地朗声答道: “天下之大,佳穴尽有,但限一月为期,未免过于紧迫,小民不敢从命”。

      韩文豹一昕,心头的怒火又直往上窜,又待发作。

      刘行深连忙伸手制止,迁就地说“好吧,那就恩准你三个月为期,寻一龙穴,如何?”

      杨筠松见刘行深态度较为和善,又作了较大的让步,这才点头应允,当堂画押具结,三月为期,寻一龙穴,安葬大唐皇帝,逾期则罪加一等,斩立决,灭九族,决不宽贷。

    话说,杨筠松受旨后,手持竹杖,脚踏芸鞋,身穿蓝布褴衫,背负油纸伞,出了长安城,走进秦岭深处,践山涉水,风餐露宿,疲于奔命地为皇家寻龙捉脉,勘探风水佳地。

      每当投入崇山峻岭,杨筠松便变得精神焕发,神彩飞扬起来,沉湎于山水之间,纵情地观赏山脉龙势,像一个忘情于山水林泉的隐士,早已把自己在刑部大堂上画的押,具的结,抛到九霄云外,根本没有在意什么三个月的期限,将一场滔天杀身灭族的大祸放在心里。幸亏天无绝人之路,在距三月之期限眼看就快到了,杨筠松终于在一个赫色沙岗上,发现了一处无可挑剔的真穴。

      这天,他风尘仆仆地赶回长安。到左神策军中尉府,向刘行深复命,恰好韩文豹也在座。杨筠松不卑不亢地向二人略施一礼,说: “小民不辱使命,未逾期三月之期,已经觅定龙穴一处,特来覆命”。

      刘行深一昕,心中暗喜,但脸上却不露半点喜色地问: “此穴何名?有何讲究,且道其详”。

      杨筠松,慢条斯理地捏住下巴说道: “此穴在秦岭深处的一个山头,定名为 ‘金丝双鲤穴,自古以来,鱼龙变化,鲤鱼跃过龙门,则变幻成龙。双鲤乃是双龙也。此穴如做为皇家陵寝,定可江山永固,社稷长安,乃大吉大样的福地矣”!

      韩文豹昕得云山雾罩,疑信参半,一双深陷的眼睛,歪斜地盯住杨筠松,说:“杨筠松,你说得天花乱坠,但不知有何凭证?”

     杨筠松孤微地冷冷一笑,伸出一只巴掌翻动一下,说“此易如反掌,有何难呼!”

      韩文豹板着面孔,咬狠地问: “休大话不惭,我只问你,有何为凭?”

      杨筠松从鼻子里轻轻地 “哼” 了一声,说:“这有何难!朝廷差人随小民一同前往,到了那块风水宝地,认准穴位,挖掘九尺九寸九分,便见分晓。”

      刘行深、韩文豹不约而同地追问“如何分晓?

      杨筠松用右手食指,往面前的地下指了指,说道: “只要挖到预定尺寸,便能见到一块赤红石板 ”。

      “石板底下有什么?” “有一泓清澈的山泉。”

      “清泉水中又有什么?” “有一双金丝鲤鱼”。

       杨筠松接着说: “在清澈见底的山泉中,一双金丝鲤鱼,摇头摆尾游动嬉戏”。

    刘行深、韩文豹二人一句紧扣一句的追问,杨筠松胸有成竹,从容不迫地对答如流。之后,再不作声。只是背负双手,眼睛略朝天空,凝视空中某一个点。

    这时候的唐僖宗李儇,天天只顾淘气玩耍,朝政已经完全落在刘行深、韩文豹这两个宦官手里。他们要办什么事,根本不必启奏皇帝,就是启奏了,皇帝也不懂。因此,刘、韩二人的主意都是作为皇帝的“圣旨”下达的。满朝文武,举国上下,虽然明知就里,但谁也不敢稍有违抗,他们权倾当朝,派谁去验证“龙穴”岂非区区小事,不值一提。

      一日,钦差扯旗放炮,奉旨出京,八面威风地带领一大群随从,跟着杨筠松风尘仆仆地进了秦岭,好不容易来到了那块风水宝地,杨筠松用手里的竹杖取准穴位,几个差使一齐破土挖掘,不到两个时辰,一个彪形大汉,一锹下去,发出叮当一声,一块赫红石板露了出来,经工头一量,深一寸不多,一分不少,帮工们小心翼翼地,拨开泥土,赫然露出了一块三尺宽、四尺长、五寸厚的赫红石板,全然浮露,当揭开石板一看,果然有一泓山泉,一双金丝鲤鱼在清澈见底的泉水中摇头摆尾,游来游去。这位“钦差”和在场的工头帮工等一大群人,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交口称奇不已。

      朝廷“钦差”刘行深、韩文豹的心腹,按照主子的旨意,带了一个斗大的碧青玉盆,连忙令人将碧青玉盆盛满清泉,自己亲手小心翼翼地从清泉中掬起双鲤,放入玉盆。即刻上车,一路风尘,赶回京城。

      到了皇府,“钦差”亲自战战兢兢地捧着碧青玉盆,来到太极殿,呈请僖宗御览,一个贪玩的顽童顾不得自己的 “九五之等” ,立即伸手到盆里捞鱼,双鲤受凉,尾巴一甩,泼喇喇的一串水珠溅在小皇帝的脸上, 顽皮的小皇上乐不可支地发出一阵开心的大笑。

      传奇世闻,震动朝野,传遍四方,加上人们道听途说,添油加醋,越传越奇,甚至说成是挖出一对金龙张牙舞爪,腾空而飞。同时,又把杨筠松说成是仙人下凡,能知天上地下之事,一双慧眼可看透地脉深处异物宝藏··

      刘行深、韩文豹见杨筠松果然名不虚传,身手不凡,便将“金丝双鲤1穴”定为懿宗陵寝,择定黄道吉日,将懿宗灵怄从报国寺运往穴地,按照杨筠松指定的时刻落葬,修起了一座极为堂皇、豪华的皇陵。

      诸事既毕,刘行深和韩文豹二人密议,彼此虽然各自阉割挣身,进官当差,绝了后代,但位极人臣,而且彼此的同胞弟兄均传有后人,何不请杨筠松为两家各择一处佳穴,福泽后代,世代公卿,永亭富贵!于是他俩奏请皇帝降旨放封杨筠松为大唐国师,专管皇室的风水地理师。

      圣旨一下,杨筠松一介布衣,顷刻之间,一跃而为袍带加身的朝廷命官,一路鸣锣开道,扯旗放炮,迎进了刷粉一新的国师府。

      这座国师府高墙深院,广厦华堂,虽然远在长安城里那些权倾一世的文武大臣,皇亲国戚的雕梁画柱,翘角飞檐,斗拱藻井的豪华府第以下,但在过惯了清贫日子的杨筠松眼里,已经是过于奢华,居之不得心安了。

住在国师府里的杨筠松,不但没有感到称心如意,反倒有如芒刺在背,坐不安席,倒不安枕,时时感到自己犹如笼中之鸟,自由全失,他的心灵始终还萦绕在明山秀水之间,难以忘怀。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联系电话: 0797-8403418           手机:18679705103            1376393463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江新区赣江源大道-红都大道交汇处星海天城三栋508室   邮政编码:341000 
     Copyright @ 2005-2016  赣南堪舆学术网 版权所有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103号
     邮箱:375211918@qq.com    ydgzcrc@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10002162号-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