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赣南堪舆学术网 >> 杨派风水 >> 杨派经著 >> 正文
 
杨派经著
学术文摘
普通文章杨公《玉尺经》白话解
普通文章杨筠松造命千金歌
普通文章杨公风水走马断
普通文章寻龙歌 刘江东著
普通文章七十二葬法
普通文章三宝经序
普通文章赖公钤记《绍兴大地八钤…
普通文章真天机赋
普通文章廖禹十六葬法
普通文章葬书杂篇
普通文章撼龍經 竇州楊益    筠松…
普通文章玉尺经·逐吉赋
 
杨派经著
杨公血脉与独脚天子的故事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05    更新时间:2017-6-1
 

杨公血脉与独脚天子的故事

     杨筠松赶龙下山后,母亲见他把江西的龙不断往广东赶,便提醒他说“松儿你是江西人,叶落归根,你终久得回老家,不要把龙都赶到广东来。”杨筠松便脱口念道: “广东九龙管一穴,江西一龙管九穴,可以以少胜多。”后来果然灵验。到宋朝弟子赖布衣,一次他为朱姓做风水,园地时赞曰: “杨家天子朱家将,朱家代代出和尚。”在场的牧童不从,要他改换赞词,他便改口说: ”朱家天子杨家将,换代不换将。”到了宋朝,杨家果然出了许多将帅,而且世代相传,连绵不断。

      唐广明二年(公元881) 黄巢起义军攻破长安,杨筠松弃官为民,隐名匿姓,怀抱堪与宝书,步入山水,重操旧业,以行地理术周游海内。晚间,他忆顾母亲所说;“松儿,你是江西人,叶落归根,你终久应回老家。”于是他回到江西庐陵吉水,用他精湛的风水术,挥动着赶龙神鞭,取形定穴,将如锦似画的家乡锦上添花,为自己的故乡育化成了一个九曲十八弯,成就了一门三进士,隔河两宰相,五里一状元的才子佳人之地。

      到了宋朝期间,龙脉山水如锦似画的庐陵吉水、宜黄、洛安,涌现了大量的才子佳人,像庐陵吉水的解缙是江西的第一才子,是宋朝的头名状元,解缙秉性耿直、刚正,机敏善辩,文思超群,他在京城里当学士时,敢于评击时弊,揭露隐私,一些被击中要害的奸妄谗臣和贪宫污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由于解缙文思超群,出口成章,皇上也拿他无法。有一次皇帝故意作弄解缙,要他回江西老家解粮进京,解缙对皇上说: 家乡庐陵吉水,路狭窄,山路崎岖,无法解运,皇帝借此,要解缙画一张庐陵吉水的地图给皇上,解缙把真实地图献给皇上,并在地图上指指点点,此地无法运粮进京,此刻皇帝拿起朱砂神笔在地图上一竖说: “水陆两路不如这样好。” 从此庐陵吉水的风水宝地就成了水破天心,天地灵气减了大半。

       话说,杨筠松的祖家,是江西庐陵吉水人。因父亲早死,母亲杨氏带着在江西芦陵风水宝地上受天地灵气怀胎的杨筠松,随同广西一商人,成为他乡的一个卑贱妻妾。

    当杨筠松在广西信宜县,瓜瓜落地长大后,继父给他成了家。为了不受当地人的欺视,在母子两人的意愿下,继父就给他们迁住在两广(广东,广西) 交界的地方。在这个十分荒僻贫穷的小山村中,村子依山傍水,阡陌纵横。村里人大多都是外乡姓氏。人们日出而作,日息而归,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可是一心爱好山水,热衷于风水地理的杨筠松,成日在外,有时,一月、两月,甚至半年不回家。杨母知道儿子的风水术早已名声在外,心里自然欢喜。年近七旬的杨母,眼明脚健,还能帮助媳妇料理家务两人相依为命,住在一栋低矮、破旧的小瓦屋里。婆婆慈爱顺和,媳妇贤慧孝顺,虽然每天粗茶淡饭,可日子过得倒很顺心。

      杨筠松的妻子张氏,是个勤劳善良的人,丈夫长年在外,家里耕田种地、砍柴、喂猪,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尽心尽力,毫无怨气。但是,她的心里并不平静。一桩心事,深深地藏在她的心底,无处可泄。一天,好不容易盼到丈夫杨筠松回家,看到他依然是那身装束,那样清瘦,除了照例带了些孝敬老母的东西,带给她的,只是一声辛苦,两袖风尘。到了晚上,俩入睡在床上,张氏有满肚子的话本要倾泻,但一时无从说起,只是轻轻地转身,悠悠发出一声叹息。这时,杨筠松用手推了推妻子,低声问: “你有什么心事。”这时,张氏转过身来,轻声地说 “你一年到头在外,不是帮这家寻风水,葬祖坟,就是为那族定朝向,做祠堂。挣不到钱,我不怪你。可是,你就不给自家寻一条真龙脉,做一穴好风水。”杨筠松听了,半天没有作声。这时,张氏用手推他了,她急切地说;“平时一说起风水,龙势,真穴,络绎不绝,现在一说到为自己子孙寻龙穴,怎么就一个字不说了呢?”杨筠松被妻子催急了,一骨碌地坐了起来,说:“这里面的道理很深,一时半刻跟你说不清楚,等以后有时间再跟你说吧。”说完,他从窗幌看去,见天已微明,便披衣下床,开门出去了。这时张氏也随着起床,走进灶房,烧水洗脸煮饭,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菜粥就好了。吃饭时,老母劝儿子在家多住些日子。可筠松说: “儿子何尝不想在家多住几天,只是外面请儿子去看风水的人太多了,身不由己啊 

      早饭后,张氏将烧好的猪食,提到屋背的猪栏去喂猪。这时,杨筠松背负双手,安闲地跟到猪栏来看猪。二人一边看猪食,一边说家常。这时张氏惦记的话又说: “早上我问你的事,你还没有回答我。”这时的杨筠松,故做反问: “什么事。”妻子急说: “起床前问的话,就不记得呀!”这时的杨筠松微笑地看着妻子说: ‘要说龙穴,告诉你,这个猪食盆底下就是一个“生龙口!”张氏复问: “真的呀!”杨筠松说: “腊月三十日过大年,还有假的吗!”又说 “怕就怕我们杨家没有这么大的福分,消受不起”张氏听了不作声,只把丈夫点的这个“生龙口”,深深地记在在心里。再说杨筠松前脚刚踏出门,张氏后脚借进山砍柴,匆匆来到东山坳上杨家的一座祖坟前。拿出一把短把锄头,从简易的墓穴中取出微黄的骨骸,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红兜上,很快砍好一担柴,藏进柴顶上捆好,一路小跑地赶回家。当天晚上,等到夜深入静,张氏出了屋门,便轻手轻脚地来到猪圈槽下,扒开松湿的泥土,用铁铲掘出一个深洞,然后镊手镊脚,学着丈夫给葬地的方法,在忙而不乱的程序中,很快安葬好,不留半点痕迹,人不知鬼不觉地为杨家办了一件大事。

     说也奇怪,自杨家祖先的骨骸移葬在杨筠松誉为“生龙口”的长方形猪食槽底下后,多年来从未怀孕的张氏突然喜酸厌食,不时恶心呕吐起来了。杨母见状,知道媳妇有喜了,从此杨门有后了,真是天大的喜事. 于是,婆婆尽力顶着家务,不让媳妇多做重活。并给她多吃鸡蛋,买猪肚,给未来的孙儿制缝小衣小裤,忙忙碌碌,乐乐呵呵的。张氏也暗自庆幸,多亏自己一再追问丈夫,才说出了“生龙口”这个好龙穴。真是灵验非常,难怪外面这么多人请他看风水。

      杨家,张氏十月怀胎后,产下一个白白胖胖,阔头大脸的男婴,呱呱落地时,啼声宏亮,婆媳俩乐极了,没料到,婆婆托起小孩,看到婴儿只长一条脚,不禁大吃一惊,差点跌倒在地,吓得失声惊叫起来。”妖怪,妖怪,天哪!怎么生了这样一个怪物,杨家造了什么孽啊…

      原来这个肥头大耳,五官端正的男婴,躯体,双手都比平常的婴儿壮硕得多,只是少了一条腿。张氏看在眼里. 痛在心里,对着床上哇哇啼哭的婴儿,越看越伤心,不禁双泪长流。本念子孙心地慈和的婆婆刹时变得脸色苍白,嘴里叼着的是: “妖怪,妖怪,造孽,造孽……”痛心的张氏,想来想去没过三天就狠了狠心,抱起这个怪异的男婴,丢进了尿桶溺死。

      就在同一天,杨家邻居的一匹母马,产下了一匹小马。浑身雪白,四蹄生毫,十分骏伟. 可也怪异,马驹的背上竟然天生一洞,深及腹腔。于是引起一阵骚动,村人都来围观。这匹小马落地后,岸然而立,不惊不惧,不吃母乳,一直站了三天三夜。说也奇事,当张氏的婴儿落入尿桶后,这匹可爱的幼马,一双明亮秀气的眼睛,闪了几闪,渐渐暗淡下去,终于凝固成两块半透明的月白色宝石。

     年关将至,杨筠松一路风霜,千里归来与老母,妻子团圆。可没想到,婆媳俩人,愁而不展,泪水盈眶,半话不说。只是到了晚上,睡在床上,杨筠松,连连追问究竟。这时的张氏带着咽咽的哭声,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诉说了一遍。这时,杨筠松安慰妻子说,别难过。他慢条斯理地将风水论命之道理,一一说给老婆昕: “本来,我们的猪圈之地是一只好龙脉,你生下的是独脚天子,邻居生下的小白骏马,背上天生一个深洞,这就是独脚天子的坐骑。”张氏不信,没好气地问;“一只独脚拐还能骑什么马!” 杨药松叹息着说: “你哪里知道那匹马背上的深洞就恰好给独脚天子那只独脚插进去。于马驮着跑的。这是天意,非人力可及的”。于是,张氏后悔不己,连连责怪自已,锤打着自己的朐膛。这时,杨筠松抱着妻子,贴心地安慰她说:你不要太难过,这是命运“福人葬福地,无福莫强求” 这不怪你,我早就对你说过,只怕我们杨家没有这么大的福分,消受不起呀!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联系电话: 0797-8403418           手机:18679705103            13763934638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江新区赣江源大道-红都大道交汇处星海天城三栋508室   邮政编码:341000 
     Copyright @ 2005-2016  赣南堪舆学术网 版权所有       
    赣公网安备 36070202000103号
     邮箱:375211918@qq.com    ydgzcrc@163.com    备案序号:赣ICP备10002162号-15号